曲棍球奥运冲金难度系数 男曲有差距女曲压力大

2022年10月23日 by 没有评论

阿迪达斯搜狐体育综合体育第六届全国城市运动会六城会女曲女曲动态

新华网武汉10月27日电(记者程义峰、钱荣)在城运会采访曲棍球有些尴尬,虽然有关部门做了积极广泛的宣传,但看台上的观众仍然稀稀拉拉,其中还有不少是穿着统一服装的大学生志愿者,身边的两位工作人员则一直在讨论曲棍球跟高尔夫的区别。

本来记者还在心里嘀咕:就在家门口比赛,武汉却没派出自己的子弟兵参赛,了解到相关背景后,记者不得不承认,这就是冷门项目。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运动管理中心曲棍球部副部长赵晓宇无奈地说,在武汉乃至湖北,目前还没有成立男曲和女曲队伍,这次城运会的曲棍球赛场是全省有史以来第一块专用场地,由于铺设草皮的费用高昂,也没有开展曲棍球运动的群众基础,为了避免成为摆设,待城运会全部赛程结束后,这块场地将提供给女足训练专用……

作为一个典型的“外热内冷”型项目,曲棍球在中国的发展正如一碗温吞水,如果没有奥运“指挥棒”的存在,很难设想这项运动能在国内开展起来。国家体育总局主管垒球、手球、曲棍球等事务的负责人雷军说,当下之急,关键是搞好宣传和普及,只有群众热爱了,这项目运动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因为这个原因,一直与媒体保持良好关系的雷军现在更加注意强化双方的合作了。

51岁的韩国人金昶伯如今成为中国曲棍球运动的象征性人物,在过去的8年中,素以严格著称的他带领中国女曲参加两届奥运会,分别获得第5名和第4名,2002年还获得韩国釜山亚运会冠军及女曲世锦赛冠军,由此成为继女排之后中国第二个球类集体项目的世界冠军,但这一消息并未引起轰动,传播的强度和广度与女排不可同日而语。

至于这次城运会为何没有设置男曲比赛项目,一位官员称,组委会对于有可能在奥运会上夺牌的项目,予以优先设置,言下之意,中国男曲与奥运夺牌“还有距离”。

在这种背景下,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运动项目管理中心提出2008年奥运会的目标,即“力争1块金牌”,这让今年年初才履新的雷军自言“压力不小”。在他眼里,女曲奥运夺金的难度系数肯定不低。

标签: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